WFU

2022年12月28日 星期三

為何懂得人情冷暖,需要把人當人看?

 
作者:王家齊




有朋友問我「心理師好像都很會觀察人欸,你們是怎麼做到的?」

我的回答,乍聽有點奇怪「要學會觀察。就要把人,當人看。」

「把人當人看」的意思有兩種。一種是不要把人當神,另一種是不要把人當工具。我稱為「小狗現象」與「貓咪現象」。

會這樣取名,是因為網路曾流傳一個梗圖,是主人分別餵飯給小狗與貓咪。對此,小狗的反應是「主人餵我,他是神!」貓咪的反應,則是「主人餵我,我是神。」



小狗現象


不要把別人當神。這是因為,一旦把凡人「神格化」了,男神女神就只能崇拜,不能判斷。如同宅男會說「正妹放屁也是香的」。這在心理學稱為「理想化」,意思是「既然你是好的。你所有的個性、舉動與言論,也都是好的。」

父母是天,老師是神。情人是救世主,主管是父母官,都是一樣的道理...

我們之所以會理想化他人,是依循一個簡單邏輯。「如果這個人是好的...」「那麼,在他身邊的我,也必然是好的。」反過來說,當我們發現對方的「好」竟然有破口,像是:父母這片天會乏會老、老師會失言跌下神壇、情人終究有他的自私、主管求的是利益,不是正義。

為了維持「他好,我也好」的感覺,我們會慣性地為了對方的「不好」找藉口,透過合理化維持這個「好」的感覺。比如,他們這樣做,都是為了我好。或反過來:是我不夠好不夠努力,他們才對我不好。以上兩句話加在一起,就會形成終極的合理化「只要我做得夠好,他們就會對我好。」

這種「主人餵我,他是神!」的小狗現象,心理學稱之為「認知失調」。意思是:當心中想的,與現實發生的不同,會產生一種「不一致」的感覺。人類不喜歡不一致,因為這太複雜了。我們喜歡有個簡單答案,可以用來解釋萬事萬物...

於是,我們腦袋就自動「合理化」了這不一致,也就是簡化了複雜的人際現象。

爸媽很棒,如果爸媽不棒,那就是因為我不棒。
情人對我很好,如果情人不好,是有他的苦衷。
只要努力就會被看見,如果沒被看見,就是有小人暗藏其中...

「小狗現象」的問題在於,把人性看得太簡單,也就把自己看低了。這點,中國心理學家武志紅說得很好「多數人,沒有簡單活著的福份。」有時候,我也會跟來訪者說「能夠過上簡單的人生,是很美好。但為了跟身邊重要的人,一起過上幸福單純的日子...」

「你需要學會觀察,觀察人性的複雜。」

跟習慣處在「小狗現象」的來訪者工作時,我秉持一個原則「心境可以乾淨,眼光不可天真」。首先要做的,就是先把別人從「理想化」的神壇請下來。一如我的編劇老師曾說「好人會做壞事,壞人也會做好事。」

只有拿下理想化的面紗,才能看見再好的人,都有缺點。再壞的人,都有動機。前者強調的是缺點,因為好人做壞事,不見得是個性惡劣,而是人性必然有其不圓滿之處。後者強調的是動機,你不需要認同壞人的手段,以牙還牙地向對方復仇。

因為,處於復仇姿態的人,終無安寧的一天。如果你希望過上簡單的人生,復仇之路就不是個好選擇。畢竟,敵人會帶來更多的復仇,復仇會帶來更多的敵人。

處於「小狗現象」的你,需要的是,看懂「他為什麼這樣做?」然後想辦法預測、避開或應對,這樣就夠了。因為:「心境可以乾淨,眼光不可天真」是要你看懂人性的複雜,但不用變得跟他們一樣複雜。

在信任的人面前,你依然可以是一隻可愛的柴犬。只要有人伸手越界時,你能像狼狗一樣露出尖牙。

這樣就夠了。


貓咪現象


不要把人當工具。這是因為,在人跟人之間「沒有什麼是應該的。」

許多養貓的人,開玩笑說自己是貓奴。主子說來就來,一腳踏過你的鍵盤。卻也說走就走,怎麼叫都喚不回。不過,就算是孤高的貓咪,聽到了罐罐的聲音,還是會討好地喵喵幾聲,讓奴婢、奴隸心甘情願地繼續服侍主子。

我不反對人跟人有這樣的關係。只是,貓咪都會撒嬌,會看臉色,會在適當時刻喵喵叫了。你真的有當貓的能力嗎?

有些人習慣把父母當 ATM ,把男孩當 Uber Eat ,把女孩當掃地機器人。他們的手法有兩種,一種是適時的撒嬌,一種是發公主/少爺脾氣。前者看的是臉色,知道怎麼說、怎麼做,可以讓對方軟化地心甘情願(這四個字很重要)。後者沒在管別人,習慣透過壓低對方,來抬高自己的價值。

公主/少爺脾氣的人,如果不是手段高強,讓身邊的人苦不堪言,又敢怒不敢言。就是個性固執,容易落得「受害者情結」的下場,在宮鬥大戲曲終人散之際,幽幽地怨歎「為什麼大家都要這樣對我?」

老實說,我不反對「撒嬌」,我甚至會要求「小狗們」學一點貓咪的撒嬌,不要什麼都直接、都忠誠、都沒心眼。有時候稍微軟一點、黏一點,不只協助小狗們多點彈性應對人生,也會增加親密關係的火花情緒。

然而,當撒嬌變成了脾氣,可就沒那麼情趣了。受害者情結的難,在於當事人確實受苦。但要看到苦的源頭,就得承認自己有個「壞習慣」要改。

這一段話看過去,好像很簡單。但要看見、要承認、還要願意改,會需要足夠的勇氣,來面對自己的不足。

再說一次:就連孤高的貓咪,都會找適當時機喵喵叫了,更何況我們人類呢?

「主人餵我,我是神」的貓咪現象,之所以能夠成立,在於背後有一個「付出」的人。當我這樣說的時候,不代表「貓咪們」就一定要同等地回報對方。

確實(小狗們也聽好了!)人跟人之間「可以」是不公平的,但「不可以」是理所當然的。

把人當工具的問題在於:人終究不是工具。人不會像你家的菜刀、碗盤或是電視,默默地等在那邊。需要的時候就拿起來切菜、裝水果或是放一整晚娛樂自己。不需要的時候,就丟在一邊長灰塵。

人跟工具最大的差異在於:當他們付出了,必然會有期待。

ATM 的父母,也許希望你開心滿足(或是免於壞爸媽的罪名)。
Uber Eat 的男孩,可能希望你邀他上樓。
掃地機器人的女孩,或許渴望你的認同。

看懂「世界上沒有一種好,是無怨無悔地付出」,是貓咪們重要的功課。這樣說,是因為有太多的公主與少爺,是在家道中落、鳥飛人散時,才嘗到現實的無情與淒涼。

雖說滄桑也是一種成長,能不落到這步田地才改變,還是比較好的。

要學觀察力,就要「把人當人看」。把人當人看,是為了看見人的好,人的壞,以及無可避免的灰色地帶。如此一來,不管你是小狗,還是小貓,才能帶著一雙複雜的眼睛,過上單純的人生。


歡迎來到:給男人們的心理學

這是家齊在2022年啟動的寫作計畫,透過十年心理治療工作的實務觀察,以及身為華人男性在台灣長大的經驗,重新認識台灣社會對新一代男人們的「標籤」:像是媽寶、渣男、孤兒、永恆少年或是中年大叔,討論男人們的心理模樣。

系列文章請點我


最新課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