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2年9月30日 星期五

金孫是如何被養壞的?

 
作者:王家齊




某些傳統華人家庭,會有「生男孩」的期待,於是各種偏方或施壓隨之而來...

甚至,不生到男生,絕不罷休。

於是,這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家族氛圍:那些在「金孫」之前出生的姊妹們,其實是不被這個家庭期待,甚至是讓家人失望的存在。

編劇簡莉穎,曾寫過一個劇本《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(和她們的Brother)》。這裡的 Brother 就是那位「小弟」,他自然地認為父親的賓士車是留給自己的。

而三姊妹即使有生活家計的苦惱,也擔憂弟弟的不長進,仍需壓抑自己的生活,成全小弟。

然而,就因為Brother 已經被慣壞了,成全放縱的下場,卻是讓家中的資產(無論人力或車子),逐漸被敗壞...



被工具化的男男女女


在華人文化中,女人的身體,很常是被工具化的,比如說:老一輩會看媳婦屁股大不大,因為「大的會生」。這時,媳婦的用處是「屁股」。

不過,在這樣的環境中,男人也是被工具化的...

2022年9月15日 星期四

大家都在討論媽寶男,難道就沒有媽寶女嗎?》母女糾葛,其實比媽寶來得還複雜...

 
作者:王家齊




Dcard討論「媽寶」的文章中,多半是女生發文,抱怨男友或先生的行徑。

不過,在眾多女生的討論串中,倒是有一篇男生發的逆風文,吸引了我的目光:

你們都在討論媽寶『男』,難道女生就沒有媽寶嗎?

我的回答是:女生當然也可以是媽寶。但母女糾葛,要比「媽寶」還來得複雜...

男人愛面子,卻失去了裡子?》身為男人與他的伴侶,千萬別踩的兩大地雷

 
作者:王家齊




當我開始寫男人心理學這個主題時,許多女人聽到後的第一反應是:

先左顧右盼,確認旁邊沒有兒子、先生或男同事,才如釋重負地對我說「你寫這個很好...」

因為,我們家那個男人,真的好愛面子。


好啦,那到底什麼是面子?


2022年9月10日 星期六

為何不存在的父親,養出了一個世代的王子與公主?

 
作者:王家齊




一個心理治療師版的童話故事


先來聽一個童話故事...

2022年9月9日 星期五

面對華人家庭的情緒勒索》為什麼只有劃清界限是不夠的?


作者:王家齊




情緒勒索在華人社會特別有用,是因為有兩個關鍵。


第一個關鍵是:沒有人想要當壞人。

所以告訴對方「你嚇到我了」,「你這樣讓我心很痛,讓我心很寒」,這類把對方擺在「加害者」位置的行動,永遠是很有用的一個做法。

反正嘴巴長在你身上,感受由你自己定義,被勒索的一方定是百口莫辯。

就像電影《少林足球》的台詞「裁判、助理裁判、加上主辦、協辦所有的單位全都是我的人。怎麼和我鬥?」


第二個關鍵,與華人的面子、羞愧感有關。

其實,羞愧感不是華人的語言,「丟臉」才是。

之所以強調這點,是因為「臉」跟「面子」是我們文化很特別的體驗。

華人家庭,會用「你真不要臉」,「你丟我們家的臉」,「你讓我沒面子」這種話,透過羞辱來勒索對方。

西方心理學談論羞愧感,主要說的是:脆弱被看見的風險,以及害怕自己被大家排斥在外的危險(在遠古時代,我的部落不要我,基本上就死定了。)

然而,在華人文化,這說法有點隔靴搔癢。

2022年9月6日 星期二

爸爸去哪兒?》為什麼我們這一整個世代,都在尋找不存在的父親...


作者:王家齊




最近,在診所心理師的定期聚會中,同事提出了一個觀察:

我們這一整個世代,都在尋找『不存在的父親』。

為什麼父親會不存在,我們又都在找父親呢?

2022年9月3日 星期六

拒絕媽寶,嫁給孤兒,感情問題就解決了嗎?


作者:王家齊
 



為了撰寫媽寶這個主題,我在Dacrd潛水爬文許久。最近,看到一篇很特別的提問「我老公的爸媽很早就離婚,他很獨立,也很少跟父母聯繫...」

「請問,嫁給孤兒老公的我,是不是中了頭彩?」

2022年9月1日 星期四

「交往是浪子,結婚變孝子」真想處理媽寶問題,為什麼不能只說「他是媽寶他很噁」?


作者:王家齊




在 Dcard 討論媽寶的文章中,有一位網友感嘆「交往時天天不回家找我打炮,結婚後搖身一變成了大孝子。

何解?

如果用人格的角度來解,就會覺得這個男的他很噁,他很渣,他很沒用。但這種分析除了出氣,其實沒辦法養成觀察力,那就有再次遇到噁男的風險。

如果從「階級地位=最舒服的做事方式」來想,這個問題就有了答案:他們不是壞,而是懶。


有時人不是壞,而是懶


這個想法,靈感來自以「阿姨學」聞名的劉仲敬,他在《阿姨,我不想努力了!?》提到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