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2年9月30日 星期五

只剩下器官的我們》金孫與他們的姊妹,如何失去身體,成為工具?

 
作者:王家齊本文同步刊登於 女人迷 womany.net )




某些傳統華人家庭,會有「生男孩」的期待,於是各種偏方或施壓隨之而來...

甚至,不生到男生,絕不罷休。

於是,這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家族氛圍:那些在「金孫」之前出生的姊妹們,其實是不被這個家庭期待,甚至是讓家人失望的存在。

編劇簡莉穎,曾寫過一個劇本《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(和她們的Brother)》。這裡的 Brother 就是那位「小弟」,他自然地認為父親的賓士車是留給自己的。

而三姊妹即使有生活家計的苦惱,也擔憂弟弟的不長進,仍需壓抑自己的生活,成全小弟。

然而,就因為Brother 已經被慣壞了,成全放縱的下場,卻是讓家中的資產(無論人力或車子),逐漸被敗壞...



被工具化的男男女女


在華人文化中,女人的身體,很常是被工具化的,比如說:老一輩會看媳婦屁股大不大,因為「大的會生」。這時,媳婦的用處是「屁股」。

不過,在這樣的環境中,男人也是被工具化的...

周仁宇醫師用「公媽情節」這個概念說明此現象。

他提到:在這種『公媽情節』的傳統家庭中,因為父母不想(或不會)思考孩子的需求與獨特性,只依照「家族和自己的利益或面子」,來安排資源。

(作者註:如同《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》一劇當中的賓士車)。

因此,雖然似乎是全家最受寵的—父母擺在掌心。姊妹悉心照顧,家族大好前程等他交班...

父母其實沒把金孫「這個人」放在眼裡。

周醫師提到一個挺辛辣的說法是:

金孫之所以有此地位,跟他是誰沒有關。他擁有的一切特權,只因為他是男的,他有一根老二,可以傳宗接代有關。

也就是說,金孫的用處是「老二」。

其實,金孫的老二,跟媳婦的屁股意思很像,傳宗接代是為了誰呢?就「公媽情結」的概念來說,這一切是為了家族傳統。

於是,這會得到一個有點感傷的結論。

這樣的父母到底偏愛誰?

答案是:其實都不愛,父母愛的是傳宗接代的利益,或是興旺家族的面子。或著更深層一點來說,父母也是在保有個人身處大家族的位置。

一個來自器官世代的鬼故事


於是,這形成了我稱之為「器官世代」的概念。

在這一個故事中,沒有人真的存在。

女兒們為了得到父母的認同,即使無奈不順眼,也快手快腳地協助「金孫」處理生活大小事。

專心處理他的生活,就沒了她們的人生。

兒子看似過得很爽,又有一種讓人無法苟同的軟爛。

然而,在這個鬼故事中,兒子也不真的存在。

無論他做了什麼,手腳都不必受到專業訓練的姊妹快。

有時候,姊妹們也會不耐地撥開他「我來做比較快」:這一撥,撥走了金孫學習的機會,也鼓勵了他的軟爛。

其實,金孫軟爛的背後,或許也有一份自卑與無助。

我記得小時候回眷村老家過年。

年夜飯前,外婆、舅媽等人在廚房忙進忙出,不時送上工整切好的水果,讓坐在客廳看電視的男人們享用。

當時我才九歲,站在廚房門口,想要幫忙。

舅媽看到我,說了一句「這裡是廚房,你們男生不要進來。

於是,我坐回客廳的大沙發,吃著女性長輩們「手腳」敏捷,準備起來的水果。我的功能,是回應她們盡量吃的「嘴巴」。

在這個故事中,誰贏了?沒有人。

因為,「家族傳統」這個結構贏了。

在這個結構底下的男男女女,正以一種「器官」的樣貌,在龐大的客廳中來來去去...

沒有人真的存在。


歡迎來到:給男人們的心理學

這是家齊在2022年啟動的寫作計畫,透過十年心理治療工作的實務觀察,以及身為華人男性在台灣長大的經驗,重新認識台灣社會對新一代男人們的「標籤」:像是媽寶、渣男、孤兒、永恆少年或是中年大叔,討論男人們的心理模樣。

系列文章請點我本文同步刊登於 女人迷 womany.net )



最新課程